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首頁
律師介紹
案例集
網站簡介
犯罪狀態
死刑知識
刑事訴訟
犯罪類型
刑事法規
聯系方式
律師文集
案例集網站簡介犯罪狀態死刑知識刑事訴訟犯罪類型刑事法規刑事風險防范顧問刑罰分類刑事證據罪罰輕重司法鑒定
刑辯指南
深圳刑事辯護律師必備
法律咨詢熱線
18948733722



當前位置:首頁 -> 律師文集 -> 刑辯指南

刑事起訴變更的法律適用

添加時間:2018年7月8日   來源: 深圳刑事律師     http://www.kenslog.com/
起訴變更在司法實踐中長期存在,它是人民檢察院公訴權的內容之一,是公訴職能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檢察機關起訴裁量權的具體表現,是檢察機關在刑事訴訟中所承擔的客觀義務的要求。起訴變更在司法實踐中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價值,它是維護司法公正提高刑事訴訟效率的需要。但是實踐中濫用起訴變更的問題較為嚴重,進而干擾了刑事訴訟活動的正常進行,大量地浪費了有限的司法資源,降低了司法機關在人民群眾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使司法公正受到損害,被告人的合法權益遭到侵害。因此明確起訴變更的立法與司法現狀,明確起訴變更的法律適用就顯得尤為必要和重要。通過立法規范實踐中存在的起訴變更,使其走向完善從而得到進一 步的發展,也使起訴變更的司法實踐能夠推動起訴變更的理論研究更加深入和繁榮。
一、起訴變更的概念
在刑事訴訟中,由于受主、客觀因素的影響,檢察機關可能在提起公訴后才發現原來的起訴指控有錯誤或失誤,基于追求實體真實懲罰犯罪、維護司法公正的需要,檢察機關在發現起訴指控有錯誤或失誤的情形下,主動行使變更其指控的權力,這便是刑事起訴變更的由來。起訴變更實際上是檢察機關基于發現真實的訴訟目標,而為更好地實現控審分離原則做出的一項措施,它使檢察機關在一個控審職能分離的訴訟格局下能夠及時校正指控中存在的錯 誤,最終實現實體真實懲罰犯罪和維護司法公正。
起訴變更是指人民檢察院在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后,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撤回起訴應當是在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前),發現其所提起的公訴確有錯誤或失誤,依照一定的程序,主動要求追加、變更和撤回起訴的訴訟活動。
依據起訴變更的概念可以概括出起訴變更有如下特征:
(一)起訴變更的主體是人民檢察院。起訴變更是人民檢察院自己要求追加、變更和撤回起訴,對起訴進行變更(追加、變更、撤回)的也是人民檢察院自 己。起訴變更是公訴權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是人民檢察院自身在刑事訴訟中進行的活動。因此對一個案件而言,起訴還是不起訴,是檢察機關的權力,那么起訴以后,是否對起訴進行追加、變更和撤回,也當然應該是檢察機關的權力。
(二)起訴變更的時間是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后,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提起公訴后,是指人民檢察院將起訴書連同被告人及按照法律的規定應當提交人民法 院的案件的全部材料、物證等移交人民法院以后。即人民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16、117、118 條的規定對檢察機關移送的案件經審查決定受理立案后。即追加變更是起訴以后的追加和變更,而不是檢察機關在制作起訴書過程中的追加和變更。當然不起訴也談 不上撤回起訴,所以起訴變更是指提起公訴后檢察機關對起訴所進行的追加、變更或撤回的訴訟活動。判決宣告后再進行追加和變更,無論從程序上和實體上已經不 可能實現一并起訴和一并審理的問題。宣判后撤回起訴則是檢察權干預侵犯審判權,開庭后宣判前撤回起訴則是對審判資源的巨大浪費。所以追加和變更起訴應當是 在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撤回起訴則應當是在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前做出。
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是指人民法院將判決結果宣告以前。做出判決但未宣告,即人民法院在未宣告判決前人民檢察院仍可要求起訴變更(撤回起訴應當是在 人民法院立案后開庭審理前)。人民法院做出判決不等于人民法院宣告了判決。實踐中人民法院并不是做出判決就同時立即宣告判決,而常常是先做出判決,擇日才 宣告判決。因此人民法院做出判決,依據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司法解釋并不影響人民檢察院進行起訴變更。只有人民法院宣告了判決,人民檢察院 就再不能進行起訴變更。筆者認為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的時間更為科學的應當是在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前。
(三)起訴變更是人民檢察院主動提出追加、變更和撤回起訴的訴訟活動。起訴變更是人民檢察院自身積極主動的行為,而不是消極被動的行為。就是說在提起公訴后,是否對原來的起訴進行追加、變更和撤回是人民檢察院自己主動進行的。對出現的追加、變更和撤回的起訴變更的情形是人民檢察院自己發現的。發現起訴變更的情形后,對原來的起訴是否進行追加、變更和撤回也是人民檢察院自己決定的。追加什么、變更什么也是人民檢察院自己決定的。因此1979年《中華人 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08條規定的人民法院對提起公訴的案件進行審查后,對于不需要判刑的,可以要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 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78條規定的人民法院在審理中發現新的事實,可能影響定罪的,應當建議人民檢察院補充或者變更起訴的規定。一是 人民法院可以要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一是人民法院應當建議人民檢察院變更起訴,二者雖然都是引起起訴變更的事由,但二者都不是檢察機關自己要求進行起訴 變更。所以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08條的規定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78條的規 定,都不應當納入起訴變更的范圍,因為他們都不是檢察機關自身的主動行為。前者是干預侵犯公訴權的行為,后者是司法建議的行為,二者都不是人民檢察院起訴變更的行為。
(四)起訴變更的原因是人民檢察院發現自己提起的公訴確有錯誤。在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人民檢察院發現被告人的真實身份或者犯罪事實與起訴書中敘述 的身份或者指控犯罪事實不符的;發現遺漏了同案犯罪嫌疑人或者罪行;發現不存在犯罪事實、犯罪事實并非被告人所為或者不應當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1]
(五)起訴變更的直接目的是人民檢察院為了彌補原起訴書的遺漏、改變原來錯誤起訴的內容、撤回原錯誤起訴的訴訟活動。它包括:糾正遺漏同案的犯罪嫌 疑人或罪行的錯誤;被告人身份的錯誤;認定犯罪事實的錯誤;指控證據的錯誤;適用法律的錯誤;錯誤認定犯罪事實存在的錯誤;錯誤認定犯罪行為為被告人所為 的錯誤;錯誤認定應當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的錯誤。
(六)起訴變更必須依照一定的程序進行。起訴變更是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后對自己已經形成的起訴進行追加、變更和撤回的訴訟活動。起訴變更是關系到被 告人及被害人切身利益的訴訟活動,是人民檢察院公訴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起訴變更必須依照一定的程序進行。即起訴變更應由誰提出、向誰提出、何時提 出、以什么方式提出、由誰來決定,都應當依照規定的程序來進行。只有依照一定的程序進行,才能保證起訴變更不被濫用,才能保證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后發現 自己的起訴有錯誤或失誤的情況下對錯誤或失誤進行糾正。沒有程序的保證,起訴變更就喪失了其有效運作的機制,就發揮不了其應有的作用。因此起訴變更必須依 照一定的程序進行。
(七)起訴變更是一項訴訟活動。起訴變更是一項由人民檢察院發起,關系被告人、被害人利益,對移送起訴的偵查機關的工作產生一定影響,依照一定的程序,由人民檢察院自己進行的訴訟活動。
通過對起訴變更概念和性質的分析筆者認為起訴變更的存在有其必然性和必要性。
其一,起訴變更符合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由于受主客觀條件包括辦案期限、人的主觀認識能力、證據的收集等諸多因素的限制,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時不 可避免對每個案件都認識得非常準確,萬無一失。人民檢察院在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后,對案件事實的認識仍在進行。當人民檢察院發現其提起的公訴有錯誤或失誤 時,應當允許變更。這種變更符合辯證唯物主義認識論的規律。
其二,起訴變更是控審分離訴訟原則的體現。現代社會的刑事訴訟,實行控訴與審判相分離的制度。控審分離及不告不理的原則,要求審判機關不得主動地追 究犯罪,不得對未經起訴的刑事案件加以審判。當審判機關在審理案件過程中,發現檢察機關的公訴請求確有錯誤時,如遺漏了被告人或者犯罪事實,審判機關不得 自行追加被告人、犯罪事實,變更審理對象。此時,只能由檢察機關變更公訴請求。[2]
其三,起訴變更是提高刑事訴訟效率的必然要求。現代社會,由于司法資源的相對匱乏,訴訟效率已日益受到人們的關注。在刑事訴訟過程中,當檢察機關發現已被提起公訴的被告人不構成犯罪,如犯罪情節顯著輕微,不認為是犯罪;或被告人雖構成犯罪,但不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如犯罪已過追訴時效等)時,雖然檢 察機關可以不變更起訴,而由審判機關作出無罪判決。但是這種做法不經濟,不符合訴訟效率的要求,不利于司法資源的有效配置。檢察機關在提起公訴后,發現遺 漏了可以一并起訴和審理的同案犯罪嫌疑人或罪行,而不追加起訴,發現指控的被告人身份有錯誤,指控的罪行有錯誤而不予以變更,而是另行起訴、重新起訴,不 僅不利于提高訴訟效率,同時也大大增加了支出,浪費了司法資源。因此起訴變更是提高訴訟效率和節省司法資源的必然要求。
二、起訴變更的立法狀況
(一)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關于起訴變更的規定情況
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08條規定:人民法院對提起公訴的案件進行審查后,對于犯罪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的,應當決定開庭審判;對于主要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可以退回人民檢察院補充偵查;對于不需要判刑的,可以要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
從理論上講,上述第108條規定的不是起訴變更。所謂對于不需要判刑的,可以要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要求”就帶有強制性。筆者認為是審判權干涉 公訴權的行為,是控審合一的表現。不需要判刑的,應當是以構成犯罪為前提不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或免除刑事責任的情形。如防衛過當、避險過當等。對于不需要 判刑的,人民法院有權可以判處免予刑事處分,為什么還要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呢?筆者認為主要是基于以下原因:一是修改以前的刑事訴訟法賦予了人民檢察院 免予起訴的權力。即在認定犯罪嫌疑人構成犯罪的前提下,檢察機關對犯罪嫌疑人不向人民法院起訴,而終止對其的追訴。它等同于人民法院的免予刑事處分的判 決。既然人民法院的免予刑事處分的判決和人民檢察院的免予起訴決定等量齊觀,那就是說對于不需要判刑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均可依法律賦予的權力做出處 理。這里就可以看出,對于不需要判刑的案件人民法院本來自己可以做出免予刑事處分的判決而不做,卻要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做免予起訴的處理。這就明顯的表 現出審判權干預公訴權的問題。所以筆者認為108條的這一規定是錯誤的。二是修改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要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時,必需把案件 的全部材料全面提交人民法院,使人民法院在開庭審理前就對案件的走向有了清晰的認識。所以不開庭就知道了哪個案子要做免予刑事處分的判決。既然知道了要做 免予刑事處分的判決,所以不開庭就要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自己做免予起訴的處理。筆者認為這是控審同一的具體表現,完全背離了控審分離的刑事訴訟的基本原 則。因此從這個問題的分析中可以得出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08條的這一規定也是錯誤的。
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08條,對追加起訴、變更起訴均未涉及,縱觀整個法條的內容均未賦予人民檢察院進行起訴變更的權力。同 時,如果人民法院要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而人民檢察院拒絕撤回起訴怎么辦?人民檢察院如果撤回起訴后,是否還能重新起訴?以及不需要判刑具體是指哪些情 況等問題均未加以解決。
(二)199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關于起訴變更的規定情況
1996年修改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廢除了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08條公訴案件撤回起訴的規定,僅保留了自訴案 件中自訴人的撤訴權。筆者認為主要是考慮了如前所述的108條所存在的弊端。同時1996年修改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廢除了人民檢察院的免予 起訴權,將定罪的權力集中交由人民法院一家行使。對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時向人民法院提交的材料僅限于指控犯罪事實的證據目錄、證人名單和主要證據的復印件 或照片,而不是案件的全部材料。這樣就使控審進一步分離,人民法院只能通過開庭審理才能知道案件結果的走向,無法將判處免予刑事處分的案件以要求檢察機關 撤回起訴而強行退回人民檢察院。同時免予起訴制度的廢除,使檢察機關喪失了定罪權,使構成犯罪酌定可免除刑罰的被告人只能由人民法院審判處理。這也使人民 法院喪失了要求檢察機關撤回起訴后案件的處理基礎。
199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對追加起訴、變更起訴的內容也未規定,主要是因為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也沒有這方面的規定,立法并沒有積累起成熟的經驗。前面的立法沒有打下好的基礎,自然后面的立法就難以形成。
1996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之所以沒有規定起訴變更方面的內容,也是考慮了要求檢察機關的公訴職能應當更加成熟化、規范化,杜絕狹隘和錯誤,縮短訴訟進程。進一步體現刑事訴訟的程序價值,更好地保護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合法權益。
三、司法解釋關于起訴變更的規定情況
(一)最高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對起訴變更的規定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51條規定:在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人民檢察院發現被告人的真實身份或者犯罪事實與起訴書中敘述的身份或者指控犯罪 事實不符的,可以要求變更起訴;發現遺漏的同案犯罪嫌疑人或者罪行可以一并起訴和審理的,可以要求追加起訴;發現不存在犯罪事實、犯罪事實并非被告人所為 或者不應當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的,可以要求撤回起訴。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使實踐中存在的起訴變更有章可循:司法實踐是產生法律的基礎,法律是規范司法實踐,促使司法實踐沿著正確健康的方向發展 的保證。檢察機關的公訴活動進程中客觀產生和存在著起訴變更的現實。什么情形下應當是追加的,什么情形下是應當變更的,什么情形下又是應當撤回的,這些復 雜多樣的情況需要有規范性的規定來加以區分。《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51條規定的內容較為全面的涵蓋了起訴變更實踐中存在的情況,并且對其進行了 分類,指明了哪些情形是應當追加的,哪些情形是應該變更的,哪些情形是應該撤回的,使人民檢察院公訴活動中存在的起訴變更的實踐有章可循。所以《人民檢察 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51條的內容對于規范實踐中存在的起訴變更是可取的。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對法院的審查不具有約束力。《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是最高人民檢察院制定的,它是用來指導和規范人民檢察院進行刑事 訴訟活動的規范性文件,只對各級人民檢察院進行刑事訴訟活動具有約束力。它不是法律,對人民法院的工作不具有約束力。因此《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 351條的內容,即人民檢察院要求進行起訴變更的理由,對于人民法院進行審查時不具有當然的約束力。也就是說人民法院在審查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的理由時, 所依據的標準與人民檢察院所提出的撤回起訴的理由并不當然具有同一性。換句話講就是它規定的再好也只是一家之言,別人想聽則聽,不想聽你也拿他沒辦法。因 此筆者認為《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51條的內容雖好,但要從規范起訴變更而言還需立法加以規定。
(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對起訴變更的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77條的規定:在宣告判決前,人民檢察院要求撤回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審查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的理由,并做出是否準許的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強調了法院的審查,對檢察機關的制約。這應當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77條制定的出發點。它對于防止人民檢察院以撤回起訴為由瀆職濫用公訴權是有積極意義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沒有審查的具體標準。人民法院審查撤回起訴的理由,就是審查人民檢察院要求起訴變 更撤回起訴所依據的理由。即《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51條所規定的撤回起訴的情形。但用什么標準來進行審查,并沒有規定。同時如果人民檢察院要求 追加或變更起訴,人民法院是否進行審查、用什么標準審查、裁定是否準許追加或變更,均未予以規定。所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77條規定的起訴變更的內容是很不完善的。
四、起訴變更在司法實踐中的狀況
目前在司法實踐中,檢察機關在提起公訴后發現指控中遺漏了共同犯罪中的其他被告人,有的是遺漏了所指控的一人犯數罪中的其它罪行,依照《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51條的規定,這是屬于可以一并起訴一并審理的情形,應當通過追加起訴的起訴變更的方式加以解決。
應該進行起訴變更而不進行和不積極進行起訴變更的情況以及完全錯誤進行起訴變更的情況,主要是由于國家對起訴變更沒有立法,最高人民檢察 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司法解釋不匹配不統一而造成的。因此對實踐中存在的起訴變更用立法來規范,明確起訴變更的法律適用就顯得十分迫切。
五、明確起訴變更法律適用的立法建議
(一)起訴變更需要立法
起訴變更在我國司法實踐中長期存在,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后出現錯誤是客觀存在的,是不爭的事實。對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后出現的錯誤由人民檢察院自己通過追加、變更和撤回的起訴變更方式予以糾正,目前在司法實踐中和理論界也基本上形成了共識。考慮 到規范起訴變更的需要,《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51條對在哪些情況下檢察機關可以進行起訴變更做了規定。同時《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353 條對人民檢察院進行起訴變更對內對外應履行的程序和手續也做了相應的規定。為了呼應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起訴變更的司法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 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77條從制約檢察機關進行起訴變更的角度也做了規定。這對規范實踐中的起訴變更是有一定積極意義的。但以沒有立法 前提的司法解釋替代立法來規范起訴變更,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實踐上,都是權宜之計,不利于起訴變更在司法實踐中的進一步的規范和發展,也不利于起訴變更理論 的進一步完善。因此起訴變更于法無據的局面應該通過國家立法以法律的形式盡早明確加以規定。
正常的情況下,在立法的基礎上才能進行司法解釋。以沒有立法基礎的司法解釋代替立法是不嚴肅的,這種狀況不利于司法實踐中起訴變更的進一步完善和發 展。司法解釋是有中生有。即“有”就是首先應當有關于起訴變更的國家立法。即首先要有法律。“生有”就是對法律做出的規范性詳細解釋。既然法律和司法解釋 的關系是有中生有的問題,那么顯然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起訴變更的司法解釋規定就是無中生有了。無中生有的司法解釋相對于有中生有的司法解 釋來講應當叫做司法創設法律。
(二)對起訴變更的立法建議
起訴變更應當有明確具體的立法規定。起訴變更作為人民檢察院公訴權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檢察機關在刑事訴訟中的重要活動,應當由國家的立法 機關制定的刑事訴訟程序的基本法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明確加以規定。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起訴變更在立法空白的情況下進行司 法解釋,已經大大超越了司法解釋的范圍,違背了刑事訴訟“程序法定”原則的基本要求。“程序法定”原則的基本要求是:凡是涉及國家司法機關的職權配置和犯 罪嫌疑人、被告人重大權益保障的事項,都應當由立法機關通過法律的形式加以明確規定。而不能由其它機關、團體或個人以其它任何形式做出規定。公訴案件的起 訴變更,涉及到代表國家行使控訴職能的檢察機關的權力配置,關系到被告人、被害人的切身利益。根據程序法定原則的要求,應當由作為國家刑事訴訟程序基本法 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加以規定。而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在法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以司法解釋的形式,對起訴變更的內容、程序做出規定, 這是司法權對立法權的僭越。這種司法立法的現象是違背程序法定原則要求的。目前司法解釋創設法律的情況較為突出,這是錯誤的。[3]通過以上分析,建議國 家對起訴變更做出如下規定,以明確起訴變更的法律適用:
1、在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人民檢察院發現起訴書遺漏的同案犯罪嫌疑人或者罪行可以一并起訴和審理的,有權追加起訴。
2、在人民法院宣告判決前,人民檢察院發現被告人的真實身份或者犯罪事實與起訴書中敘述的身份或者指控犯罪事實不符的,有權變更起訴。
3、在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前,人民檢察院發現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不存在;犯罪事實并非被告人所為,或者不應當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的,有權撤回起訴。
4、人民檢察院追加、變更、撤回起訴,應當報經檢察長或者檢察委員會決定,以書面的方式通知人民法院。
5、人民檢察院追加、變更起訴的,法庭應當中止審理。從人民檢察院決定追加、變更起訴之日起十日內為被告人準備辯護的時間。十日后法庭恢復審理。
6、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后應當對犯罪嫌疑人做出不予起訴的決定。同時將《不予起訴決定書》送達移送起訴的公安機關和被害人,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44、145條的規定,告之其復議、復核,申訴和起訴的權利。
六、結論
起訴變更是人民檢察院公訴權的重要組成部分,它符合現代刑事訴訟控審分離的基本原則。它是維護司法公正、提高訴訟效率的需要。因此 筆者認為,只要追訴指控犯罪的公訴活動存在,起訴變更就有其存在的價值。起訴變更的重要性、必要性及其價值是與公訴活動同在的。人民檢察院在公訴活動中, 正確行使起訴變更權的法律依據,應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對起訴變更的法律規定。因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應當盡早將起訴變更列入國家 的立法規劃。經過立法程序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當中明確加以規定,明確起訴變更的法律適用,改變起訴變更于法無據的局面,使其有法可依,使 起訴變更的司法實踐和理論研究在法律規定的基礎上得到健康的發展。
參考書目
1、《刑事訴訟法學》陳光中主編 北京大學出版社。
2、《刑事庭審制度研究》龍宗智著 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
3、《刑事訴訟法實施問題研究》主編 陳光中 副主編 宋英輝。
4、《刑事訴訟法實施問題調查報告》陳衛東主編 中國方正出版社。
5、《刑事訴訟的現代化》卞建林 著 中國法制出版社。
6、《刑事訴訟法學》謝佑平主編 復旦大學出版社。
7、《宜規范撤回起訴的條件和程序》趙思民陳小波 中國檢察日報社出版。
8、《論公訴案件的撤回起訴》王友明 楊新京。
9、《起訴效力與審判范圍》卞建林魏小娜。
10、《論刑事程序法律責任》劉方權 曹文安。
[1] 《論我國檢察機關起訴裁量權的完善》 張際楓 李巧芬。發布時間2004年10月13日。
[2] 《檢察官法庭活動比較研究》龍宗智。發布時間2003年11月15日。
[3] 《刑事程序法定原則芻議》宋英輝。摘自正義網 法律學人<論文隨筆>。


首頁 | 關于我們 | 專長領域 | 律師文集 | 相冊影集 | 案件委托 | 法律咨詢 | 聯系方式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深圳刑事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網站支持:大律師網
亚洲城官方 高尔夫 宁武县 岢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