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首頁
律師介紹
案例集
網站簡介
犯罪狀態
死刑知識
刑事訴訟
犯罪類型
刑事法規
聯系方式
律師文集
案例集網站簡介犯罪狀態死刑知識刑事訴訟犯罪類型刑事法規刑事風險防范顧問
刑罰分類
刑事證據罪罰輕重司法鑒定刑辯指南深圳刑事辯護律師必備
法律咨詢熱線
18948733722



當前位置:首頁 -> 律師文集 -> 刑罰分類

深圳刑事辯護律師駱勇生||詐騙毒品后部分販賣如何定性?

添加時間:2017年7月17日   來源: 深圳刑事律師  Tags: 深圳刑事辯護律師駱勇生||詐騙毒品后部分販賣如何定性?   http://www.kenslog.com/

詐騙毒品后部分販賣如何定性?

  案情:

  2013年4月至5月,李某多次通過郵寄的方式從廣東人阿明處購買毒品海洛因共計30克。2013年6月,李某與阿明再次交易時,收到阿明郵寄的40克海洛因后,沒有按約定給對方付款。后警方根據線索將正在販賣海洛因的李某抓獲,當場收繳海洛因12克,隨后在李某家中又查獲海洛因28克。李某稱前幾次購買的30克海洛因自己已經全部吸食,因為郵寄的海洛因純度不高,所以騙對方寄來40克海洛因,不打算給錢,家中的28克海洛因是為了自己吸食。

  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李某的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理由是:李某將郵寄來的毒品海洛因部分予以販賣,符合我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販賣毒品罪的犯罪特征。至于其非法持有的28克毒品海洛因,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而不構成詐騙罪。因為李某騙取的毒品是違法犯罪分子非法持有的,不受法律保護,應由國家予以沒收、銷毀,國家對其也不具有所有權,所以詐騙毒品的行為沒有侵犯合法權益,不宜認定為詐騙犯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李某成立詐騙罪和販賣毒品罪的牽連犯應從重處罰。理由是:除販賣12克海洛因之外,李某還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欺騙手段騙取40克海洛因,應以詐騙罪論處,詐騙數額應為雙方事先約定的李某應付金額。李某非法持有的28克海洛因系詐騙所得,非法持有毒品的行為是詐騙毒品原因行為的結果行為,二者存在牽連關系,從一重罪處罰,綜合本案具體情節應以詐騙罪定罪處罰。

  第三種意見認為,李某的行為構成詐騙罪、販賣毒品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理由是:李某詐騙毒品后又實施了非法持有毒品的行為,分別構成詐騙罪和非法持有毒品罪,應與販賣毒品罪數罪并罰,這是毒品犯罪的特殊性所決定的。

  評析:

  筆者基本同意第二種意見。

  一、李某騙取毒品的行為構成詐騙罪。第一種意見認為,李某詐騙的對象屬于違禁品,如遭遇侵犯不受法律保護,不應當定罪。筆者認為,毒品可以成為詐騙罪的犯罪對象,理由是:

  首先,詐騙罪侵犯的對象是公私財物,而違禁品本身也是一種財物,只不過是因為法律規定禁止流通或持有而成為一種特殊的財物。而違禁品的持有雖然不受法律保護,但不可否認違禁品本身仍然有交換價值和使用價值,犯罪分子可以通過侵犯這類物品獲取一定的非法利益,因而具有一定的社會危害性,應當列入刑法打擊范疇。其次,違禁品雖然是違法物,法律禁止公民私自持有和所有,但不等于非所有物。《刑法》第六十四條規定:“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因而可以說違禁品仍有合法的所有人,所有權屬國家,詐騙違禁品的行為和詐騙其他物品一樣,都侵犯了一定的所有權關系,因而應當以詐騙罪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第三,1998年3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盜竊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第(八)項規定,盜竊違禁品,按盜竊罪處理的,不計數額,根據情節輕重量刑。2005年6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搶奪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下稱《意見》)第七條規定:“以毒品、假幣、淫穢物品等違禁品為對象,實施搶劫的,以搶劫罪定罪;搶劫的違禁品數量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搶劫違禁品后又以違禁品實施其他犯罪的,應以搶劫罪與具體實施的其他犯罪實行數罪并罰。”可見,上述司法解釋對于違禁品能否成為侵犯財產類犯罪的盜竊、搶劫犯罪對象持肯定態度。

  二、李某騙取毒品后又予以販賣的行為符合販賣毒品罪的犯罪構成特征,應當構成販賣毒品罪。根據《意見》第七條的精神,犯罪行為人詐騙毒品后又以毒品實施其他犯罪的,也應以詐騙罪與具體實施的其他犯罪實行數罪并罰。因此,販賣毒品罪應與詐騙罪實行并罰。本案中,李某即屬此種情形。當然,如果詐騙毒品的目的就是販賣或實施其他犯罪,則屬于牽連犯,不宜數罪并罰。

  三、對于在李某家中查獲的28克毒品海洛因如何認定?筆者認為,雖然李某對持有毒品的處分具有潛在的多樣性,但由于沒有確鑿證據證明這部分毒品是為了販賣,只能認定李某的非法持有毒品行為。但李某的這一行為是否有獨立評價價值,即是否應與詐騙罪和販賣毒品罪實行并罰。對第三種意見,筆者認為,李某的非法持有行為并非詐騙罪構成要件能夠評價的一個行為,但它是詐騙毒品行為的必然結果,兩者具有必然的牽連關系,應當按照牽連犯來處理,即從一重處罰。

  需要指出的是,第二種意見以雙方事先約定李某應付購買毒品的金額作為詐騙犯罪數額并以此作為量刑依據失之偏頗。根據上述司法解釋的精神,詐騙毒品犯罪不計數額,應以詐騙的毒品數量等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根據犯罪情節輕重量刑。

  作者:馮向軍 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檢察院




首頁 | 關于我們 | 專長領域 | 律師文集 | 相冊影集 | 案件委托 | 法律咨詢 | 聯系方式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深圳刑事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網站支持:大律師網
亚洲城官方 五家渠市 桃江县 平乡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