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首頁
律師介紹
案例集
網站簡介
犯罪狀態
死刑知識
刑事訴訟
犯罪類型
刑事法規
聯系方式
律師文集
案例集網站簡介犯罪狀態死刑知識刑事訴訟犯罪類型刑事法規刑事風險防范顧問刑罰分類刑事證據
罪罰輕重
司法鑒定刑辯指南深圳刑事辯護律師必備
法律咨詢熱線
18948733722



當前位置:首頁 -> 律師文集 -> 罪罰輕重

深圳刑事辯護律師駱勇生||使用罌粟殼做調料供他人食用的行為構成欺騙他人吸毒罪嗎

添加時間:2017年7月17日   來源: 深圳刑事律師  Tags: 罌粟殼   http://www.kenslog.com/

深圳刑事辯護律師駱勇生||使用罌粟殼做調料供他人食用的行為構成欺騙他人吸毒罪嗎

深圳刑事辯護律師駱勇生,為您提供深圳刑事辯護法律咨詢,電話:18948733722】

1■案情

  李某、王某在籌備火鍋店期間,為了增加火鍋的香味,吸引顧客,擴大生意,兩次從甘肅省蘭州市調料市場購回罌粟殼(碎片)27千克,并故意使用罌粟殼粉末作為火鍋調料供顧客食用。自2003年10月開業至案發時,在67天的營業期內,共使用罌粟殼粉末4.8千克,食用人數達5000余人次。案發后查獲剩余的罌粟殼(碎片)22.2千克。

  2■分歧

  對于李某、王某的行為應如何定性,有以下三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李某、王某的行為構成欺騙他人吸毒罪。因為欺騙他人吸毒罪是行為犯,只要實施了欺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行為,即構成犯罪。本案中,李某、王某為招攬顧客,擴大生意,故意使用罌粟殼粉末作為火鍋調料供顧客食用。至案發時,已使用罌粟殼粉末4.8千克,食用人數達5000余人次,其行為已構成欺騙他人吸毒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李某、王某的行為涉嫌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但因持有罌粟殼的數量達不到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標準有關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八項規定的追訴標準(50千克),應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做絕對不起訴處理。

  第三種意見認為李某、王某的行為構成投放危險物質罪。因為李某、王某為招攬顧客,擴大生意,置國家法律、法規和廣大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于不顧,在火鍋調料中摻用罌粟殼等毒害性物質,食用人數達5000余人次,明顯具有放任他人吸毒成癮危害結果發生的故意。因此,李某、王某的行為符合投放危險物質罪的犯罪構成要件,至于危害結果是否發生,不影響本罪的成立。

  3■評析

(一)李某、王某的行為不構成欺騙他人吸毒罪

  欺騙他人吸毒罪侵害的客體是復雜客體,即社會治安管理秩序和他人的身體健康。主觀方面表現為直接故意,即明知自己實施的欺騙行為會造成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結果,并且希望他人吸食、注射毒品,至于被引誘人是否吸毒成癮,不影響本罪的成立。欺騙他人吸毒罪中的“他人”指的是特定的、具體的對象,不是針對不特定的對象。

  本案中,李某、王某在火鍋調料中摻用罌粟殼供不特定多數人食用的行為,侵害的客體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和不特定多數人的身體健康,與欺騙他人吸毒罪所侵害的客體不同。欺騙他人吸毒罪的動機與目的大多出于牟利,但也有出于個人報復,還有出于拉人下水,為自己尋找吸毒伙伴或是出于通過毒品控制他人等目的。為實現這些動機與目的,行為人通常針對特定的對象進行欺騙,即欺騙他人吸毒罪中的“他人”必須是特定的、具體的對象。而本案中,李某、王某在火鍋調料中摻用罌粟殼,是為了通過增強火鍋香味吸引顧客,達到營利的目的,并不具有使他人吸毒成癮的目的;李某、王某的行為侵害的對象是不特定的多數人,因此,其行為侵害的對象也與欺騙他人吸毒罪侵害的對象不同。

  此外,我國刑法及“兩高”司法解釋中沒有明確規定在食品中摻用罌粟殼構成犯罪,只有1993年公安部《關于堅決制止、查處在食品中摻用罌粟殼違法犯罪行為的通知》中對在食品中摻用罌粟殼的行為規定應當依照欺騙他人吸毒罪處理。公安部的通知作為一個部門規范性文件,雖然對我們認定在食品中摻用罌粟殼行為有一定的借鑒和指導作用,但并不具有強制約束力。而且,公安部對于在食品中摻用罌粟殼的行為規定為應當依照欺騙他人吸毒罪處理的認定本身就不符合欺騙他人吸毒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其認定本身就存在問題。因此,李某、王某的行為不應認定為欺騙他人吸毒罪。

  (二)李某、王某的行為不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

  本案中,李某、王某在火鍋調料中摻用罌粟殼供他人食用的行為所侵害的客體與非法持有毒品罪所侵害的簡單客體不同。從客觀方面看,李某、王某非法持有罌粟殼的行為是以在火鍋調料中摻用供顧客食用為目的,即是為了使用而非法持有罌粟殼的,其非法持有罌粟殼的目的可以查清,不符合非法持有毒品罪中持有毒品必須不以進行其他毒品犯罪為目的或者作為其他犯罪延續的規定。

  (三)李某、王某的行為不構成投放危險物質罪

  在投放危險物質罪中,準確地理解毒害性物質的含義和范圍,對于犯罪認定至關重要。在本罪中,所謂毒害性物質,是指含有能致人死亡的毒質的有機物或者無機物。傳統的毒害性物質包括砒霜、敵敵畏、氰化鉀、1059劇毒農藥等。而根據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標準有關問題的解釋》的規定,罌粟殼、鴉片、大麻、嗎啡等雖然也是毒品,但不屬于本罪所指的毒害性物質。只有當罌粟殼具有與毒害性物質相當的危險性時,在火鍋調料中摻用罌粟殼的行為才能構成投放危險物質罪。因此,李某、王某在火鍋調料中摻用罌粟殼供他人食用,雖然食用人數達5000余人次,但由于罌粟殼不屬于投放危險物質罪中的毒害性物質,李某、王某的行為不構成投放危險物質罪。

  (四)李某、王某的行為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李某、王某的行為符合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犯罪構成。

  首先,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既侵犯了國家食品衛生管理制度,又侵犯了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與健康權益。該罪的犯罪對象是有毒、有害的食品,具體而言,是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根據我國食品衛生法的有關規定,所謂“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是指含有毒性元素或者對人體有害的成分而不能作為食品配料或食品添加劑的物質。如工業酒精、甲醇、工業染料、色素、毒品、精神藥品等。可以從兩方面來理解:第一,應當是“非食品原料”。第二,“非食品原料”應有毒、有害。罌粟殼中含有嗎啡等物質,易使人體產生癮癖,對人體的肝臟、心臟有毒害作用,屬于“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范圍。而上述案件中,李某、王某使用的正是這些原料。

  其次,本罪主觀方面必須是故意。行為人在主觀上對行為有明知。即使行為人不確知摻入的物質是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不確知食品中含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但只要意識到摻入的物質可能是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食品中可能含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就屬于明知的范圍。本罪行為人的主觀目的一般是為了獲取非法利潤。行為人在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往往是為了增加食品的數量或改變食品的色、香、味,以獲取更大的非法利潤。行為人對危害結果的發生持過失或放任的心態,不包括希望的態度(即直接故意)。而上述案件中,李某、王某為招攬顧客,擴大生意,追求經濟利益,具有放任他人吸毒成癮、損害他人身體健康等危害結果發生的故意。

  最后,該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生產、銷售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的行為。而上述案件中,李某、王某置國家法律、法規和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于不顧,在火鍋調料中摻用罌粟殼供他人食用,食用人數達5000余人次。

 更多深圳刑事辯護法律咨詢,請撥打駱勇生律師電話:18948733722.



首頁 | 關于我們 | 專長領域 | 律師文集 | 相冊影集 | 案件委托 | 法律咨詢 | 聯系方式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深圳刑事律師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8948733722 網站支持:大律師網
亚洲城官方 淮北市 大厂 连城县 德安县 安丘市 日喀则市